「天才、瘋子」,「正常、不正常」,「有病、沒病」,都是關於精神病患的二元標籤。高銘在《天才在左 瘋子在右》為我們打開了一扇窗,讓我們看到了其他角度的世界。如果我們能放下偏見,不輕易地用既定的視角去審視未知;並且持續思考,嘗試給自己一個去理解和同理的機會。我們或許不僅將可以更加瞭解精神病患,也將能夠更加認識自己。
「天才、瘋子」,「正常、不正常」,「有病、沒病」,都是關於精神病患的二元標籤。高銘在《天才在左 瘋子在右》為我們打開了一扇窗,讓我們看到了其他角度的世界。如果我們能放下偏見,不輕易地用既定的視角去審視未知;並且持續思考,嘗試給自己一個去理解和同理的機會。我們或許不僅將可以更加瞭解精神病患,也將能夠更加認識自己。

甚麼是「歷史」?一種可能的答案是:「人類隨著時間而開展的生活經驗」。人們在乎歷史,因為它不僅僅是過去事件的序列,也影響著現在與未來的可能,而在所有存在過的事件和場景之中,哪些最終被維持或強化便更顯得重要。時間,也許就是我們建構歷史的軸線,而對於歷史的詮釋則決定了過去、現在和未來的真實樣貌。在時間之上,自我與社會由記憶所組構,並交織為歷史。

甚麼是「歷史」?一種可能的答案是:「人類隨著時間而開展的生活經驗」。人們在乎歷史,因為它不僅僅是過去事件的序列,也影響著現在與未來的可能,而在所有存在過的事件和場景之中,哪些最終被維持或強化便更顯得重要。時間,也許就是我們建構歷史的軸線,而對於歷史的詮釋則決定了過去、現在和未來的真實樣貌。在時間之上,自我與社會由記憶所組構,並交織為歷史。

我們都知道「時間就是金錢」,但時間究竟是「誰」的?金錢又是「誰」的?這可能是一天當中的工作時間被切分與僵化以及勞動時間被等同於商品的產出後,這個隱喻所指向的,更為我們所忽略的問題。

我們都知道「時間就是金錢」,但時間究竟是「誰」的?金錢又是「誰」的?這可能是一天當中的工作時間被切分與僵化以及勞動時間被等同於商品的產出後,這個隱喻所指向的,更為我們所忽略的問題。

即使在本質上,時間有可能被物理學家認為是不存在的,但談到時間,我們又大多會同意人們其實可以主觀地感覺到現在、未來和過去,那這個關於時間的幻象究竟從何而來?
即使在本質上,時間有可能被物理學家認為是不存在的,但談到時間,我們又大多會同意人們其實可以主觀地感覺到現在、未來和過去,那這個關於時間的幻象究竟從何而來?

時間究竟是甚麼?有沒有可能,我們的每一天,都能夠再多 1 分鐘?24:01,一日循環的開始,我們將從這裡出發重新梳理時間概念的起源,哲學與物理學中的過去、現在和未來,以及時間感知的神經機制和社會因子,探求其他時間的可能性,進而嘗試重構當代生活中的時間圖像。

時間究竟是甚麼?有沒有可能,我們的每一天,都能夠再多 1 分鐘?24:01,一日循環的開始,我們將從這裡出發重新梳理時間概念的起源,哲學與物理學中的過去、現在和未來,以及時間感知的神經機制和社會因子,探求其他時間的可能性,進而嘗試重構當代生活中的時間圖像。

隨著Alpha Go在棋盤上的勝利,以及Vladimir與Estragon連續三天的對話直播的出現,機器是否能夠思考原本乃是二元論與唯物論思想之間的重要辯論,如今卻將因人工智慧的發展而使得智慧與靈魂這個模糊的邊界更加模糊。

隨著Alpha Go在棋盤上的勝利,以及Vladimir與Estragon連續三天的對話直播的出現,機器是否能夠思考原本乃是二元論與唯物論思想之間的重要辯論,如今卻將因人工智慧的發展而使得智慧與靈魂這個模糊的邊界更加模糊。

自 1970 年代《科學月刊》發行以來,台灣科學普及的運動經歷 1980 年代的《牛頓》雜誌、1990 初期的天下科學人文書系、1990 末期諸多出版社競爭科普書籍出版領域的勢態,以及 2002 年遠流的《科學人》與國科會的《科學發展》月刊等科普事業的投入1,一直到 2011 年科學網站「泛科學」以及跨科際計畫「跨閱誌」等的誕生。

而在台灣公眾的想像中,科普書刊的書寫、科學報導的編撰以及科學新聞媒體的經營等行動實際上具有著如何的意義與形象?若「科學普及」得以作為一種方法,其鋪陳的又會是如何的實踐?

自 1970 年代《科學月刊》發行以來,台灣科學普及的運動經歷 1980 年代的《牛頓》雜誌、1990 初期的天下科學人文書系、1990 末期諸多出版社競爭科普書籍出版領域的勢態,以及 2002 年遠流的《科學人》與國科會的《科學發展》月刊等科普事業的投入1,一直到 2011 年科學網站「泛科學」以及跨科際計畫「跨閱誌」等的誕生。

而在台灣公眾的想像中,科普書刊的書寫、科學報導的編撰以及科學新聞媒體的經營等行動實際上具有著如何的意義與形象?若「科學普及」得以作為一種方法,其鋪陳的又會是如何的實踐?

當我們思考時,我們依賴語言;當我們談話時,我們傳遞思維。「語言是否影響思維」一直備受討論,但,你知道嗎?語言其實一直藏在思維的細節裡,包含了種種面向,只是你沒有意識到。喔!不是你沒有意識到,而是因為你「說」得理所當然。
當我們思考時,我們依賴語言;當我們談話時,我們傳遞思維。「語言是否影響思維」一直備受討論,但,你知道嗎?語言其實一直藏在思維的細節裡,包含了種種面向,只是你沒有意識到。喔!不是你沒有意識到,而是因為你「說」得理所當然。